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茌平曹国栋的博客

在这美好的时光里,欢迎你来到我的温暖的空间,享受这真实的艺术和心灵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曹国栋,男,1978年生。毕业于聊城大学书法篆刻教育专业。师从于茂阳、郑培亮、刘宗超诸先生。现为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聊城市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茌平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以诚相待,以书会友。 联系电话:0635---4212345 手机:13606355986 邮箱:cgdyysk@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笪重光 《书筏》  

2012-03-31 09:3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笪重光(1623-1692),清朝书画家。字在辛,号君宜,又号蟾光、逸叟、江上外史、郁冈扫叶道人,晚年居茅山学道改名传光、蟾光,亦署逸光,号奉真、始青道人,江苏省句容人。一江苏丹徒人作。顺治九年进士,官御史,巡按江西,以劾明珠去官。罢官归乡,隐居茅山之麓,学导引,读丹书,潜心于道教。卒年七十。笪重光工书善画,与姜宸英、汪士鋐、何焯称四大家。精古文辞。有《书筏》、《画筌》传世。






 

笔之执使在横画,字之立体在竖画,气之舒展在撇捺,筋之融结在纽转,脉络之不断在丝牵,骨肉之调停在饱满,趣之呈露在勾点,光之通明在分布,行间之茂密在流贯,形势之错落在奇正。
   横画之发笔仰,竖画之发笔俯,撇之发笔重,捺之发笔轻,折之发笔顿,裹之发笔圆,点之发笔挫,钩之发笔利,一呼之发笔露,一应之发笔 藏,分布之发笔宽,结构之发笔紧。 
 数画之转接欲折,一画之自转贵圆。同一转也,若误用之必有病,分别行之,则合法耳。 
 横之住锋或收或出,(有上、下出之分。)竖之住锋或缩或垂,(有悬针、摇缕之别。)撇之出锋或掣或卷,捺之出锋或回或放。 
 人知起笔藏锋之未易,不知收笔出锋之甚难。深于八分章草者始得之, 法在用笔之合势,不关手腕之强弱也。 
 匡廓之白,手布均齐;散乱之白,眼布匀称。 
 画能如金刀之割净,白始如玉尺之量齐。 
 精美出于挥毫,巧妙在于布白,体度之变化由此而分。观钟、王楷法殊势而知之。 
 真行、大小、离合、正侧,章法之变,格方而棱圆,栋直而纲曲,佳构也。 
 人知直画之力劲,而不知游丝之力更坚利多锋。 
 磨墨欲熟,破水用之则活;蘸笔欲润,蹙毫用之则浊。黑圆而白方,架宽而丝紧。(肥圆、细圆、曲折之圆。白有四方、长方、斜角之方。) 
 古今书家同一圆秀,然惟中锋劲而直、齐而润,然后圆,圆斯秀矣。
 劲拔而绵和,圆齐而光泽,难哉,难哉! 
 将欲顺之,必故逆之,将欲落之,必故起之;将欲转之,必故折之;将欲掣之,必故顿之;将欲伸之,必故屈之;将欲拔之,必故擪之;将欲 束之,必故拓之;将欲行之,必故停之。书亦逆数焉。 
 卧腕侧管,有碍中锋;伫思停机,多成算子。 
 活泼不呆者其致豁,流通不滞者其机圆,机致相生,变化乃出。 
 一字千字,准绳于画,十行百行,排列于直。 
 使转圆劲而秀折,分布匀豁而工巧,方许入书家之门。 
 名手无笔笔凑泊之字,书家无字字叠成之行。 
 黑之量度为分,白之虚净为布。 
 横不能平,竖不能直,腕不能展,目不能注,分布终不能工。 分布不工,规矩终不能圆备。规矩有亏,难云法书矣。 
 起笔为呼,承笔为应,或呼疾而应迟,或呼缓而应速。 
 横撇多削,竖撇多肥,卧捺多留,立捺多放。 
 骨体筋而植立,筋附骨而萦旋,骨有修短,筋有肥细,二者未始相离,作用因而分属。勿谓“绵软”二字为劣,如掣笔非第一品紫毫,不能绵软也。 
 欲知多力,观其使运中途。何谓丰筋?察其纽络一路。 
 筋骨不生于笔,而笔能损之,益之;血肉不生于墨,而墨能增之,减之。 
 能运中锋,虽败笔亦圆;不会中锋,即佳颖亦劣。优劣之根,断在于此。 
 肉托毫颖而腴,筋藉墨沈而润;腴则多媚,润则多姿。 
 以上论书,言浅而旨确,非工力深者不解其难也。 
[评点]《书筏》一卷,原题清笪重光撰。张氏辑《昭代丛书》本后,有杨夏吉跋,云梦楼所临法帖,卷首标笪江上先生论书,未言其为《书筏》,且云其 全与阙不可知,其为《书筏》原本与否,亦不可知。编中所言书法,共28则,甚为精到,似非江上不办。余绍宋认为,《书筏》原与《画筌》并行。《画筌》为长篇骊丽文章,词藻甚美,《书筏》也应是同一体裁,但现存《书筏》段落零散,且又不相连贯,怀疑并非全文。后有王文治跋曰: “此卷为笪书中无上妙品,其论书深入三昧处,直与孙虔礼先后并传,《笔阵图》不足数也。”可谓推祟至极。《书筏》,综论笔法、墨法、布白、风韵等几个方面,论述都较重要,文辞简明扼要,足见作者的书法功底和修养之深。因作者本人既是书画家,又是书画理论家,故《书筏》中多有精辟之论。如论笔法,说人们只知起笔藏锋之易,殊不知收笔出锋亦很难,只有对“八分”、“章草”有深入认识,才能得到,而用笔的方法在于合乎规律,不在于手腕的强弱。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