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茌平曹国栋的博客

在这美好的时光里,欢迎你来到我的温暖的空间,享受这真实的艺术和心灵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曹国栋,男,1978年生。毕业于聊城大学书法篆刻教育专业。师从于茂阳、郑培亮、刘宗超诸先生。现为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聊城市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茌平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以诚相待,以书会友。 联系电话:0635---4212345 手机:13606355986 邮箱:cgdyysk@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中国《名家系列访谈》之:钟国康先生访谈录  

2011-02-21 15:0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中国《名家系列访谈》之一:钟国康先生访谈录
 (2010-03-28 00:02:02)
2011年02月21日 - cgdyysk - 茌平曹国栋的博客

书法中国《名家系列访谈》之一:


我的墨有“鬼”--钟国康先生访谈录

 
【题记】

  钟国康先生作为“中国艺术论坛”名人访谈系列活动的首站,我们是经过选择和考虑的。
  首先,是鉴于钟国康先生的艺术成就和在中国书坛的名望,更加吸引我们的是,他那非同寻常的人生。如,14年没有参加工作的他,却可以在楼价昂贵的深圳市南山区购买约200平方米的楼房,而且高档装修,另有私家小轿车;出生在秀丽温尔的广东,却可以创作出气势磅礴的作品;等等。
  其次,是因为我与钟国康先生有过一段情缘。
  我曾在“中国书法论坛”发表过《禅宗经典评述》,我们就佛家禅宗的话题曾展开讨论,而且比较有内涵。
    《访谈录》的撰写,虽由我一人起草,而得到钟先生本人的大力支持,他不但和中南兄都参与了文章的修改,还专程来电表示鼓励、赞赏;另,本次《访谈录》所用的图片,基本由泽帆兄提供,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二○○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林荣华于飘逸轩记

书法中国《名家系列访谈》之:钟国康先生访谈录 - cgdyysk - 茌平曹国栋的博客

 

书法中国《名家系列访谈》之:钟国康先生访谈录 - cgdyysk - 茌平曹国栋的博客

 

书法中国《名家系列访谈》之:钟国康先生访谈录 - cgdyysk - 茌平曹国栋的博客

 

书法中国《名家系列访谈》之:钟国康先生访谈录 - cgdyysk - 茌平曹国栋的博客

 

书法中国《名家系列访谈》之:钟国康先生访谈录 - cgdyysk - 茌平曹国栋的博客

 

 
一、“我已经14年没有上班了”

 

  12月9日,周六,早上9时,我们三人(林荣华、刘中南、黄泽帆)驱车来到深圳大学门口,一会儿,钟国康先生身着褐装,头架墨镜,驾着白色的跑车来接我们了。
  见了面,钟先生让中南兄和泽帆兄在深圳大学门口稍等片刻,让我坐上他的车,说往仓库(深圳大学内)拿一些书。这是我第一次进入深圳大学校园,感觉学校挺大,也很安静。
  从简介上,我知道钟先生供职深圳大学。路上,我问了一句:
  “您在深大上多少节课呀?”
答:
  “我已经14年没有上班了。”
我愕然了!钟先生又说:
  “一个月中,有一大半时间我出差在外。深圳大学以前分配的这套80平米的房子早就荒废掉了,现在安排一位工人住在里面,也可打扫卫生、驱赶老鼠,我就把它当成仓库。”
  拿完书,出来时又说:
  “我最近为国内一批有名的作家刻章,像贾平凹等。”
我说:
  “‘贾平凹’这方印,你已经在‘中国艺术论坛’发表过,我们是看过的,赵永金主席还回复了。”
  从深圳大学出来,大约9:30,我们就来到钟先生的家。


二、岭南第一门

 

  钟府设在南头南侨花园某栋最顶层,虽是八楼,我们登楼却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觉得一下子就到了。
  钟府是由两套房打通的,门口设计非常个性,全用实木构架而成,形式独特,曾被广东卫视曝光,并称为“岭南第一门”。
  入屋前,我们就问:
  “要换鞋子吗?”
答曰:
  “不必!”
  入屋时,第一感觉就是,所有家具全部用红木构架,各样柜子、橙子、茶几、书柜、餐桌无一不用红木。当然,这些也是钟先生设计的。这正如深圳大学中文系教授马嘉南先生在《寄缶庐记》所说:
  “入其居,非但耳目一新,尤觉儒雅之气郁郁乎来。”
  在钟府,我们还看到钟夫人、钟先生的父母,听钟夫人说,他们有一个读高三的女儿钟圆园,刚好出去了。
  入屋后,首先扑面而来就是“墨香味”。(说实话,这味是又臭又香)钟先生让我们在茶几旁就坐,并让钟夫人为我们沏茶,自己就忙起来了。
  他首先拿出一册荣宝斋2002年出版的《钟国康书法篆刻集》(也是他最近的作品集),用小毛笔在内页题字:
  (印章:石下笋)林荣华先生斧正
  是之者为吾友也,非之者为吾师也,吾其不胜翘企之致以候之焉!
  寄缶庐主人钟国康(印章:钟、国康)
盖上印章后,又对我们说:
  “把你们的斋名写出来,我现在给你们题写斋名。”
我们觉得意外之余,还有些受宠若惊!


三、“我的墨有‘鬼’”

 

  我们看钟写字的案子,案子本是挺大的,不过几乎放满了装着各种各样瓶子的墨水,粗略算了一下,形式各异的瓶子不少于10个。正因为墨水占的位置太大,所以写字的位置就小得可怜,我很纳闷,就问:
  “钟兄,你那么大的字,是怎么创作的?”
答曰:
  “我写字所用的纸都是四尺(宣纸)对开的,并不写大字,只是气势显得大而已。”
我们茅塞顿开......
  我们将斋名写在纸上,他开始在那里将各种瓶子里的墨水倒来倒去,我们看到,有些墨水都沉淀结成一块块的,味道确实不好闻,不过我们弄这个也有十个年头了,倒觉得这味道很“正”呢。从他和钟夫人的谈话中,只听到有“老墨”、“新墨”,其他的则一概不知了。我们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么多墨水,里面肯定大有学问吧?”
答道:
  “这是我闭关十几年研究出来的,我的墨有‘鬼’。”
“我的墨有‘鬼’”,这是多么玄的一句话呀!“十几年研究出来的”,又是何等用心啊!
  另外要特别指出的是,钟先生创作的桌面,不像我们要铺一层毛毡或一层软的东西,他的桌面只有一张硬的木板,表面比较粗糙,如此而已。
  终于可以为我们书写斋名了。首先写“飘逸轩”,还没有动笔,钟先生就说了一句:
  “写字中宫一定要收紧。”
接着只见他用长锋羊毫在刚才调好的墨水里醮得满满的,写“飘”字的第一笔横,几乎在空中完成。什么叫“空中完成”,就是提起醮满墨水的毛笔,还没有接触纸面,由毛笔下滴的墨水完成了一横。
  接着,就开始展示他汉隶、魏碑的功力了。由于用墨太多,笔画的蕴染几乎使整个“飘” 字的“西”字混成一团,他看我们有些惊讶的表情,一边写一边跟我们说:
  “不要紧张的,我的墨很听话!你们现在看到的虽然是一团,一个小时后,墨和水就分开了,骨和肉就看得一清二楚了。写字不要斤斤计较局部的得失,局部是为整体服务的,整体好才是真功夫。”
钟先生将他的字,“墨”的部分称之为“骨”,“水”的部分称之为“肉”,这是很形象的;同时又主张“不计细节、注重大体”,这是很中肯的。当写完“飘”字就停下笔来,用很多的面巾纸吸去多余的墨水。
  写第二个字――“逸”字之前,跟我们讲:
  “创作过程,就是‘从局部到整体,又从整体到局部’的循环过程。第二字要配合第一个字。”
写完第二个字又停下来,同样用去了很多纸巾去吸多余的墨水,写第三个字――“轩”字之前,又跟我们讲:
  “第三个字要配合前面两个字,落款与最后一个字要安排在一起,给人感觉是一个字。总的来说,还是‘从局部到整体、从整体到局部’。”
  三幅字写下来,其技法和苦心不说,就是用掉擦墨水的纸巾,都是一大堆。我就说:
  “这样用纸巾,未免太奢侈了吧!”
答曰:
  “只能这样,没办法!”
“没办法”,这是一句具备丰富内涵的话呀!

 

四、“我喜欢‘硬碰硬’”

 

  写完“飘逸轩”(我的斋名)、“涂鸦轩”(泽帆兄斋名)、“翰墨轩”(中南兄斋名)三幅字,摆在地下,并列放着,钟先生又开始为我们讲解三幅字的不同之处。讲解后,接下来就是为作品盖章了,这又是一个充满学问的过程。说它充满学问,表现在两方面,一是有独特的见解,二是有丰富的内涵。
  中南兄在旁插了一句:
  “钟兄这么气势的字,一般的印章怕是压不住吧!”
答道:
  “是的,只有我自己的印章才可以匹配。我喜欢用自己设计的东西,诗联、文章是自己写的,印章是自己刻的,墨水是自己调配的,印泥是自己制作的。”
  说完,他找来一方大印章(约宽5厘米、长10厘米),印文是他的斋号“寄缶庐”,说:
  “印章不要经常擦洗。我的印章一般是半年洗一次,最多两三个月洗一次。不经常擦洗的印章盖出来别有一种韵味。”
一边说一边拿一块硬板,垫在作品下面,费了很大的力气将“寄缶庐”以“硬碰硬”的方法盖在作品的起首处,并说:
  “很多人盖章,都在下面垫一层柔软的东西,我喜欢‘硬碰硬’,最多垫一张纸。‘硬碰硬’的效果也是挺好的,同时也显示篆刻的功力,这一层很多人都不知道。”
我想,这就是他“独特”的又一种表现吧。
  接着他在作品后面的落款处盖上“钟”、“国康”两方印章,一边盖一边说:
  “我的印章有‘防伪标记’,第一个印章“钟”字,一定压在字上;第二个印章“国康”可压字上,也可不压在字上。我用的印泥是自己制作的,里面有我的头发。我觉得自制的印泥比较匹配我的作品,市场上的太鲜艳了。”
钟夫人在旁笑道:
  “全部曝光了!全部曝光了!”
  在这过程中,我们清楚的看到一个细节,就是他盖完“钟”字的印章后,用印章的一角在“钟”字的“金”字旁左点位置上一按。原来这一点,印章上本来是没有的,是靠这么一按才形成的,与其说防伪,不如说匠心独运哪!
  从调墨、书写(用笔、运笔、结体、章法)到盖章、讲解整个过程,都出人意料,令人感到惊险,让人大开眼界。其内容如专精,其技艺之考究,其形式之纷呈,让人叹而观止!


五、“学习古人,要进得去,出得来”

 

  完成三幅斋名后,我们又围在茶几旁歇一会。这时,钟夫人已经为我们准备好陈年普洱好茶,我也是经常喝茶的,这普洱入喉,其味浓而滑,微苦而后甘;入胃,感觉暖和,很舒畅。不禁说道:
  “好茶!好普洱!”
钟夫人说:
  “这茶是一位领导所送,听说很贵,味道也挺好!”
  接着钟先生又和我们聊艺术创作要有个性、要有自己的东西,他说:
  “王羲之的名气够大了吧,是‘天下第一行书’的创作者。后人很多学他的,而且有些学得很像,有些功力也挺好,不过,他们展示出来的是王羲之的面目,并不是自己的面目。所以学王羲之的人虽多,但能有自己面目的却很少,所以,他们永远处在王羲之的盛名之下。”
钟先生喝了一口普洱茶,又说:
  “传统的功夫一定要学习,但学习之后一定要出来。学习古人要‘进得去、出得来’,那才是真功夫。创作一定要有自己东西,这样才能与古人抗衡,有自己的立足之处、有自己的地位。宋代的赵佶的瘦金体,清代郑板桥的六分半书、金农的漆书,虽然他们不能和王羲之抗衡,但由于他们的独特,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留下了英名。”
中南兄插了一句:
  “你的作品,给我们的感觉就是:自己的东西很强烈,同时又觉得功力很深厚。”
钟先生答道:
  “其实,我临摹邓石如、吴昌硕的书法作品和临摹吴昌硕、齐白石的篆刻,几乎可以乱真的,这就是我对传统功夫的学习。”
他一边说一边指着他家里挂着临摹邓石如的小篆六条屏,又说:
  “我临摹前人的作品,也有自己的东西,特别是用墨,我斗胆说一句,我的用墨是可以超越古人的。”
说完,将我们带到邓石如的小篆六条屏前,指着一些字,逐一为我们讲解。

 

六、“从局部到整体,从整体到局部”

 

  我曾在“中国艺术论坛”发表了一篇《禅宗经典评述》,并因这篇文章和钟先生有过一些讨论。正因为这一段因缘,引起了钟先生一时兴致,便许诺为我刻章。这次,钟先生并没有忘记,就问我:
  “可带好石头来了?”
我惭愧地说:
  “没有好石头。等下次带来,再刻吧。”
钟先生说:
  “没关系,我来找一个。”
又说:
  “我们现在使用印章特别讲究搭配,对印章的要求很严格。其实古人并不是这样的,古人用的印章都比较大,比如吴昌硕的作品,印章都是很大,这一点是很少人知道。想想,一幅作品,白纸黑字,白纸占去三分二,墨水占去三分之一,如果印章太小,就起不了点缀的作用,那不是白盖了!”
  钟府的摆设,除了书柜摆满了书,更多的是条柜,是用来摆设石头,其石头之多,品类之全,形式之异,一如寿山石、青田石、昌化石专卖店。钟先生一边找石头一边说:
  “我的石头很多,但多数是收藏的,有些也比较珍贵。搞篆刻的人没有这些东西,很难成大气候。”
找了几个厨柜,最后找到一枚已刻字的寿山石,说:
  “这石头虽然制作比较简单,不过挺好用。我先把字磨掉,再刻。”
磨好后又说:
  “‘林荣华’的‘林’字比较难刻。”
我说:
  “那就刻‘飘逸轩’,如何?”
钟先生没有回答,拿了四把刻刀和一盏台灯。都准备好了,就开始动刀。
  他先将石面涂成黑色,刻刀在上面划了一个“十”字,四分印面,线条之直,有如尺子界分。他一边刻一边说:
  “我刻章不要起稿,不过我快50岁了,眼力不好,将印面涂黑,凭感觉刻就行了。”
只见他切、冲、推、转并用,不到三分钟的功夫,已经基本完成了。我们很惊讶,特别是他所刻弧形的转弯,十分精彩,我们都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钟先生说:
  “这是初稿。艺术创作,要遵从‘从局部到整体,再从整体到局部’的规则。刚才是‘从局部到整体’,现在‘再从整体到局部’。”
在原有的基础上,他又挥洒刻刀,将刚才所刻的印痕加深、加重,果不其实,立体效果顿然出现了。钟先生说:
  “这就是‘从整体到局部,局部又到整体’了。不过,这还没完,还要‘切边’。一般人刻章,采用的方法是‘敲边’,我是用‘切边’(用刻刀沿印章的边推),敲边一不小心,会将名贵石头石敲碎,切边是不会损坏的。另外,我的印就象我的用墨,有书法蕴染的效果,盖出来就看得见。”
  一方“林荣华印”的白文印章,经过“初稿、修改”两道程序,花了五分钟,就这样完成了。然后他拿来两种印泥,对我们说:
  “这是我自制的印泥,这是市场上的印泥,我分别盖出来,你们看看有什么不同。”
接着撕开报纸留白的一角,一边盖一边说:
  “我喜欢盖在报纸上,因为它上面有一层油。”
还是“硬碰硬”的盖法,一层报纸,下面就是玻璃。两种印泥盖出来的效果,果真不同:一种很鲜艳,这是市场上的朱红印泥;一种比较古雅,这是他自制的赭色印泥。钟先生说:
  “在我的展览和我的作品集,一般采用自制的印泥;如果是参加比赛,我会用市场上的印泥,它比较鲜艳,他们比较喜欢。”
接着又找来由他设计出版的印集,在印集内页正中间位置盖上这方新出炉的作品,并题字:
  林荣华先生正篆
  (白文印章:林荣华印)
  寄缶庐主人钟国康敬刻
又说:
  “这方印,这样就是出版了!”

 

七、“网络是一个最开放、最公平的地方,谁过得了这一关,谁就是成功者”

 

  所有艺术创作终于停止了,钟先生也终于忙完了,终于可以坐下来品茶聊天了,钟先生兴致却丝毫未减,又和我们谈起了艺术人生。他说:
  “很多人总以为‘出锋’才能展现气势,其实错了。他们不知道‘裹锋’所展现出来的气势更加强烈,更加磅礴。看看现在的一些比赛,包括省市级的、国家级的,评委都喜欢‘出锋’的。再看看评委,很多人评委写字,也都是‘出锋’的。世道如此,奈何?奈何!”
中南兄说:
  “钟老师经常在网站活动,我在网站上看过您大量的资料,特别是‘三水斋’为你制作的《半岛雷鸣、挥洒天灵――当代著名艺术家?湛江籍?钟国康书法篆刻网络展》,既全面又丰富;‘中国艺术论坛’也有您的专栏,里面有三大帖子,内容也是很丰富的。我们这次来采访您,想在网站上为您宣传,想要写出点新东西来,我们觉得有很大的压力。”
钟先生答道:
  “‘三水斋’无偿为我作宣传,做得很好,资料也多,这是湛日发先生看好我,我也很感谢他。有人出价万元以上让他做宣传,他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是不做的。
  我不喜欢请人做宣传,也不喜欢请人家吃饭、拉关系,所以网络是最好的。网络是一个最开放、最公平的地方,谁过得了网络这一关,谁就是成功者。这也是我经常在网上活动的原因。我们要以作品征服别人,不要靠这个、靠那个。
  同时,对好的作品,我们要敬重,甚至可以礼拜(即向作品敬礼)。但我们只针对作品,不要针对人。一个人能创作出好作品,那才是真功夫;没有好作品,名气再大,也是名不副其实。某些人一从中国书协的位置下来,他的作品在拍卖行里就很难拍出去了;某些人一死,很多人就起而攻之,而且还有一些大家写文章进行攻击。这些,不就证明我们创作要以作品服人吗?
  在深圳,我看到一种可喜的现象,像赵永金、李静他们,都是有功力的,他们也爱学习,默默地苦练内功,不张扬,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现象!”
  接着,又让我们观赏他几年前的作品,并对照荣宝斋2002年出版的《钟国康书法篆刻集》,将作品集的作品与原作进行比较,原作上的蕴染效果,印刷品上一点都看不出来。我们再次感到,印刷品是由大缩小,精妙之处已经失真。


八、“养活艺术家的并不是行内人,而是行外人。”

 

  不知不觉,已经中午12点多了,钟先生和钟夫人邀请我们三个到外面聚餐。席间,钟先生又有妙语警句。中南兄问:
  “我们最关心话题,也最佩服您的地方,就是您从1993年到2003年闭关十年,有什么感受?”
钟夫人抢答道:
  “应该是享受寂寞吧!”
我继续问:
  “生活问题如何解决?”
钟先生答道:
  “其实,从1993年开始闭关十三年,并非与外界断绝来往,只是与外界少来往,与艺术界不来往而已,潜心研究书、印,偶尔也做设计的。”
我又追问:
  “最近你写过一首诗,题名《书海苦乐》,讲述你闭关时的感受,其中有一句是‘牛角尖酸捱日子,寻门放倒四围墙’,应该如何解读?”
钟先生说:
  “钻‘牛角尖’,指的是敢于研究高深的学问,敢于攀登高峰;‘寻门放倒四围墙,’指的是我们学习古人的东西,首先要找到一个门进去,通过学习,最后我们要有能力将它所有的门都放倒,能从四面八方出来。这就是我刚才说的,‘进得去,出得来’,而且是从每个方位都出得来。”
  席间,钟先生还有一句让我们印象特别深的话,也是他特别强调的话,就是:
  “养活艺术家的并不是行内人,而是行外人。”
  餐毕,临别之时,钟先生还不忘夸奖我们,说:
  “深圳青年书协有你们这些得力干将,就一定有发展。”

 

九、“感觉太美妙了,真是大家风范呀!”

 

  回来的途中,我们三个纷纷议论,各抒己见,陈述对钟先生的印象,中南兄说:
  “感觉太美妙了,真是大家风范呀!证明我们的访谈录首次采访钟先生是正确的。”
泽帆兄说:
  “此行很有意义,见识了不少东西,同时也学习了不少东西!”
我说:
  “钟先生从人格魅力到艺术成就,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不像有些艺术家,一副商人的嘴脸。”


【后记】

  钟国康先生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苦心经营以及对后学的热心关怀和精心指引,在很多细节上,可以说是展现无遗了。我们在受宠若惊之余,在感激不尽之余,在大开眼界之余,还学习了很多东西,是技法上的、言行举止上的,更是人格道义上的、思想境界上的!
  祝福钟国康先生艺术长青!合家幸福!

  二○○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晚,林荣华、刘中南、黄泽帆顿首,林荣华记。

  

附一:钟国康先生语录


  01.是之者为吾友也,非之者为吾师也,吾其不胜翘企之致以候之焉!

  02.我并不写大字,只是气势显得大而已。

  03.我的墨有“鬼”。

  04.写字中宫一定要收紧。

  05.现在看到的虽然是一团,一个小时后,墨和水就分开了,骨和肉就看得一清二楚了。

  06.写字不要斤斤计较局部的得失,局部是为整体服务的,整体好才是真功夫。

  07.创作过程,就是“从局部到整体,又从整体到局部”的循环过程。

  08.(题匾)落款与最后一个字要安排在一起,给人感觉是一个字。

  09.我喜欢用自己设计的东西,诗联、文章是自己写的,印章是自己刻的,墨水是自己调配的,印泥是自己制作的。

  10.不经常擦洗的印章盖出来别有一种韵味。

  11.盖章,我喜欢“硬碰硬”。“硬碰硬”的效果也是挺好的,同时也显示篆刻的功力,这一层很多人都不知道。

  12.学王羲之的人虽多,但能有自己面目的却很少,所以,他们永远处在王羲之的盛名之下。

  13.学习古人要“进得去、出得来”,那才是真功夫。

  14.创作一定要有自己东西,这样才能与古人抗衡,有自己的立足之处、有自己的地位。

  15.宋代的赵佶的瘦金体,清代郑板桥的六分半书、金农的漆书,虽然他们不能和王羲之抗衡,但由于他们的独特,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留下了英名。

  16.我临摹邓石如、吴昌硕的书法作品和临摹吴昌硕、齐白石的篆刻,几乎可以乱真的,这就是我对传统功夫的学习。

  17.我临摹前人的作品,也有自己的东西,特别是用墨,我斗胆说一句,我的用墨是可以超越古人的。

  18.古人用的印章都比较大,比如吴昌硕的作品,印章都是很大,这一点是很少人知道。

  19.一幅作品,白纸黑字,白纸占去三分二,墨水占去三分之一,如果印章太小,就起不了点缀的作用,那不是白盖了!

  20.我的石头很多,但多数是收藏的,有些也比较珍贵。搞篆刻的人没有这些东西,很难成大气候。

  21.我刻章不要起稿,不过我快50岁了,眼力不好,将印面涂黑,凭感觉刻就行了。

  22.我的印就象我的用墨,有书法蕴染的效果。

  23.很多人总以为“出锋”才能展现气势,其实错了。他们不知道‘裹锋’所展现出来的气势更加强烈,更加磅礴。

  24.我不喜欢请人做宣传,也不喜欢请人家吃饭、拉关系,所以网络是最好的。

  25.网络是一个最开放、最公平的地方,谁过得了网络这一关,谁就是成功者。

  26.我们要以作品征服别人,不要靠这个、靠那个。

  27.对好的作品,我们要敬重,甚至可以礼拜(即向作品敬礼)。但我们只针对作品,不要针对人。

  28.一个人能创作出好作品,那才是真功夫;没有好作品,名气再大,也是名不副其实。

  29.爱学习,默默地苦练内功,不张扬,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现象。

  30.我们学习古人的东西,首先要找到一个门进去,通过学习,最后我们要有能力将它所有的门都放倒,能从四面八方出来。

  31.养活艺术家的并不是行内人,而是行外人。

 

附二:钟国康先生书法创作文房用品
  
  毛笔:长锋羊毫
  墨水:老墨、新墨、水;自调、自养
  宣纸:普通宣纸;四尺对开
  印章:自篆
  印泥:自制;赭色

 

附三:钟先生书法创作主张

  
  一、墨要新、老混合,笔要吸足墨水。
  二、用笔要裹锋,结体中宫要收紧。
  三、不要计较局部的得失,要从整体着眼。
  四、创作要遵从“先局部后整体,再整体后局部”的循环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